无标题文档
 

 

 
   
 
  用户名:
  密 码:
  验证码: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当前位置:首页 ==> 高中组佳作欣赏
 

 

 
 
蒋睿:花落无声

---- 2009-5-27
 
 

 

 

四川省阆中中学春草文学社   蒋睿

 

我只能活在自己的城堡里,一个悄然无声的城堡,落不停地用手语讲述外面的世界,我只是扬了扬嘴角,外面的世界不属我,我在那个诺大的空间里迷了路,何去何从,仓皇愁促……

窗外,那一树樱花粉粉白白地立着。树下,落拉起了他心爱的小提琴,他陶醉的表情映射在透明而轻盈的花瓣上,似乎是纯白的!间或,一阵风拂起,成群结队的细碎花瓣哗啦啦地飞落,像在这看似悠然的琴声跳出一曲胡旋舞……

我看直了眼,那一刻,落像是躲在樱花深处的音乐精灵,他用自己的方式,那种最独特的方式感染着我。

一曲终了,落放下搁在下腭的小提琴,那优美的动作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樱花飘转般的弧线。

樱花若无其事地落,时间不留痕迹地过。

我用手语来告诉他:“你做得很好,樱花王子……”他看着我笑了,抬起右手揉了揉我散漫的发,我笑了,带着些许童真。

那一树开到靡败的樱花下,音乐王子牵起聋哑公主的手说:“小寂,我发誓会给你一辈子开不败的樱花!”我扬起嘴角,天真的孩子,发誓会给我所谓的未来。

淡淡的粉樱树下,我望着遥不可及的未来。

或许,我本应该明白,落不可能给我所谓的未来。我,只是一个聋哑人,没有权利对未来抱有任何幻想;他,是音乐精灵,根本就不应该对我许下任何承诺!

樱花烂漫,漫天的樱花孤独地飘落。我一个人坐在窗前,爸说我是负担,丢下我,一个人去了国外,只剩下我一个留在这空荡荡的家里,守望窗外这片不属于我的绚烂的樱花。

我怕一个人吞噬孤独,落坐在我旁边拉着小提琴,他一定拉得很美,只是……只是我听不见,心里涌起莫名彷徨。

我用语问落:“你也会像爸那样,觉得我是负担,抛弃我吗?”

“不会!”落坚定地告诉我,他不会,就算世界都不要我了,他也不会不管我。

落每天都等我睡着后才离开,后来,他练琴的时间多了,我也只是静静地在旁边看着。那一天,他拉着我走到会场:“今天,我要参加毕业晚会,所以,小寂,你一定要来看!”他用指尖弹着我的额头,亲昵地微笑。

晚会开始时,落在后台,用手语告诉我:“小寂,这是为你而演奏的。”突然间,我问自己,我会幸福吧?他真的是我的王子吗?

可是——

一曲终了,落竟然用同样的姿势揉了揉跑上舞台的女孩的头发,然后甜蜜地拥抱,突然间,心底有种疼痛在蔓延。

我哭着跑出会场,一直跑回家,蹲在墙角哭,明明知道他不可能会给我什么未来。而我,只是一个被世俗丢掉的孩子,一个弃儿!第一次发现聋哑也是好的。至少听不到那一刻舞台上女孩刺耳的笑声,或许,这也是一种莫名的幸福吧!

我不知道哭了多久,亦不知睡了多久,阴阴的角落,我一直蹲着。

从我降生的那一刻开始,便注定,我就是一个弃儿,上帝的弃儿!现在只不过,又被丢掉一次罢了。

直到窗外破晓,我才明白,天真的我……我一直怎么地以为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,而忘了,落也有属于自己的轨道。

我不再哭了,打开窗户,刺眼的阳光照进原来冷冷的房间,我要让上帝看着,正因为他不负责任地把我从云端扔下来,使我学会了坚强!

粉樱树下,我意外地看到了那天舞台上的女孩,她的眼眶红红的,好像刚哭过,她递给我一张纸条后跑开了,我才发现,我错了。

姐姐:

我应该说对不起的,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。我是落的妹妹,他总是在家提起你,说你是他要守护的人。那天,我吵着要去会场见你,没想到,你却误会了……落已经不在了,他追着你跑出会场,穿马路时,他只顾看着你,却出了车祸。就在你身后,只是你听不见人群的喧哗。

纸条随风飘落,我眼里泪水一片。

樱花依旧烂漫,我在树下,看樱花悄然无息地旋落,一个人静静地守侯,我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,樱花,真的是落无声……

樱花是浪漫的,可也是孤独的代名词,开败的樱花更是永恒的孤独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指导老师:师老师)

 

 

 
  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版权所有:中国修辞学会读写教学研究会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邮寄地址:北京东区100026信箱116分箱            邮编:100026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联系电话:(010)57110134、57110136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传真:(010)52037048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京备案号:京备ICP09063534号   您是第4859621位访问者。